首页> 全部小说> 悬疑惊悚> 墓中局

>

墓中局

孤城伟泽著

本文标签:

《墓中局》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曾锦川齐昊天,《墓中局》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悬疑惊悚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新作品出炉,欢迎大家前往番茄小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大家能够喜欢,你们的关注是我写作的动力,我会努力讲好每个故事!...

来源:fqxs   主角: 曾锦川齐昊天   更新: 2024-02-02 22:30: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火爆新书《墓中局》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孤城伟泽”,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哇!”一位稚嫩的仅有六岁的少年朝着一只野虎兽吼着。野虎兽也竟是被他喝退数米,小声咆哮着,像是在抱怨着自己的不甘,便仓皇逃窜。“秦风,我一直很好奇,那么大一只野虎兽,怎么会怕你呢?”“还有上次,那条大蛇原本不怕你的,朝你就是要冲上前来,但你一转身,就也仓惶逃走了,是不是和你胸前的这个旋涡有关啊……”...

无妄烟尘秋风竹山林在线免费阅读

“莎莎……莎莎。”

秦地以南不足百里处的竹山林中,竹叶拽着竹杆与秋风缠眸,禽鸟比翼天齐,野兽驰骋于山之南北,往来于东西。

“哇!”一位稚嫩的仅有六岁的少年朝着一只野虎兽吼着。野虎兽也竟是被他喝退数米,小声咆哮着,像是在抱怨着自己的不甘,便仓皇逃窜。

“秦风,我一直很好奇,那么大一只野虎兽,怎么会怕你呢?”

“还有上次,那条大蛇原本不怕你的,朝你就是要冲上前来,但你一转身,就也仓惶逃走了,是不是和你胸前的这个旋涡有关啊……”另一位与秦风一般大的少年不解的问道。

“小风,天色不早了,赶紧回来吧。”一个略显成熟的声音从竹山林山腰处传来。

秦风回头朝山腰处望去,又转而回道:

“可能吧……”

“吃完饭我再去你家里玩啊,岳山。”

语罢,便是吹响了挂在胸前竹笛,以向山腰之人回应。

“嗯……”岳山飘忽不定的眼神,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后知觉秦风要走才是回神答道……

“我回来啦。”秦风朝一位老者刻意大声地说道,因为他知晓,老者已然年迈昏愦,听觉与视觉都是不佳了。

老者杵着拐杖踌躇颠簸着向秦风靠近着,他好像并未听清秦风所说之话,但却也认得出是他,便说:

“是小风啊,回来了,就赶紧进去吃饭吧。”随即秦风便小步蹦跳着朝着老者身后的白漆瓦楼而去。

老者一缕长胡子在晚风中摆荡而起,轻缓叹气,也朝屋中而去。楼前庭院的柳树也是跟着拂起,不知是晚风带来的绵延,亦或者悲凉……

“这么晚才回来啊,小风。”

一位比秦风大着八岁的少年一边将手中的木柴放入火灶里一边对秦风道。

“是啊,林方哥哥,竹山林上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我今天抓了好多小昆虫呢。”小秦风拍着胸脯满脸骄傲道。

林方听后望着小秦风也是嘴角略微一提,笑意浮而不显,随即便是把做好的饭菜拿上了饭桌。

“你呀,真是好玩呢。”另一位老婆婆拉开楼房的后门出现在三人面前道。

“刚刚秦明来信了,信上说想要接小风去他们那了,再过不了多久啊,小风就要走了,老林。”老婆婆对双鬓半白的老者道,

“那挺好的,小风也该待在他爸妈身边了,这小子,可太淘了,不像他表哥。”

“再者,小风越来越大了,他胸前的旋涡也更是明显,让人捉摸不透。”

“有几次啊,小风因为他哥哥把他陀螺不小心摔坏了,他胸前的旋涡就变成了红色,人也变得暴怒无常。”

“面对山上的野兽,他的胸前旋涡则又变成了蓝色,野兽见了蓝色的旋涡,就赫然褪去了。”老者先是戏谑而后肃然地将漩涡之事尽然道出。

“是啊,这孩子生下来就有这样一个旋涡。”老婆婆边说边拿筷子指着老者也是说道。

这两位老人在小声地交谈着,一旁的秦风还和林方嬉戏打闹着,完全没有在意一旁的谈话。交谈声虽是略微,但林方却是察觉到了这点。

饭后秦风趁着夜色,又打起了去玩耍的主意。他望了望竹山和原野,一片黑无,摇了摇头,便是朝庭院前方不足百米远的邻家奔去。见秦风已到邻家。林方急促进屋,向两位老者询问刚才饭桌所论之事。

“爷爷,奶奶,是有什么事情了吗?”林方问道。

“小方啊,弟弟小风要走了,去他爹娘那儿……”老者一五一十地讲着。

“噢,这样啊……”林方不淡然的脸色尽显随即道,说完便是慢步上楼,双手枕在窗前,就这样,定神了许久……

“我先走了,岳山,明天早上竹山见噢,不见不散。”秦风对身后和他一般大的一位孩童摆手说道。

“不见不散,看我爬到竹子最上面给你看。”岳山回应道。

秦风回来的时候,已是半夜,晚风已不再柔和,变得幽冷刺骨了起来,将秦风冻得直哆嗦。秦风加快步伐跑进了自家楼房里且转身将门一闭,长叹了一口气便是朝楼上走去。

“今天怎么这么安静,是我玩的太晚了吗。”秦风心里暗自道,但又转念一想,日常都是爷爷来叫他的,今天爷爷可能睡着了吧。没有多想,便是朝自己的房屋走去。

“明天怎么和那家伙比呢,比谁爬得快,还是谁爬得高呢。”秦风闭着眼眸在心里喃喃自语道,然急促的脚步声却随之朝他的方向袭来,打乱了秦风的思绪。

“小风,我听见奶奶在房间大声哭喊着什么,和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吧。”林方说罢,兄弟二人便疾不见影地朝楼下跑去。

砰砰砰!

“奶奶开门。”林方大声对着房间喊着,老婆婆迈着颤抖的步伐朝门走来而后缓而开之,双眸充盈着泪光。林方见此不妙,急忙冲进房间,看见床上躺着的爷爷,他明白了什么,慢步向前,林方的心里似乎已知事态的结局,但却仍要一探究竟,他将手置于老者的鼻前,而后置于脖颈……

林方的默不作声让秦风很是不解,这个六岁的孩童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么大的动静外公为何无动于衷,为何林方哥哥沉默不语。秦风双手紧抓着哥哥林方的右衣肩,晃动着,囔囔着:“发生什么了,哥哥……”

“爷爷走了,离开我们了。”林方默然,随即又不情愿地说出。

“什么离开我们了,爷爷不是还在这里吗?你骗人!你骗人!你骗人!”秦风撕裂着声音重复着这三个字……

秦风胸前的旋涡随之变得血红,比之前更甚……

“骗人!骗人!骗人!”秦风的声音变得嘶哑,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随之晕厥而去。

“莎莎……莎莎。”

四更天的寒气随山风而来,提携着庭院前的柳叶两岸,而后灌满了竹林山上这户人家的屋堂,像是与他们同泣。

…………

次日,五个光着膀子,身上各印着黑龙的印记缠绕全身的人,拿着狼牙棒出现在秦风家的庭院前。领头的是一个戴着黑色头巾,左眼戴着眼罩的人。

“喂,喂,屋子里的人赶紧滚出来。”那人大声朝屋里嚷嚷着。周围的村民闻见此态,也都围观过来。

“那不是黑龙帮的人吗?”

“什么情况,他们来这里是要干什么?”

“我记得黑龙帮每次出现,都是来征田地税,或者征收无主之田的吧。”

“这才月初,定不是税收的问题,莫非……”唏嘘嘈杂的声音在村民中传递,回荡。

一旁的岳山看见是黑龙帮的人,脸上显露着一丝不安,便急忙朝家中跑去。

与此同时,林方从屋檐中漫步而出。

“敢问阁下,前几天我家的这月税收已经上缴,又来此地作甚?”林方双眉紧锁地问道。

“让我想想……”

“你叫……林方是吧。你怕不是忘了这村中的规矩吧,无主之田,该当上缴公家。”带头之人脸上略显得意地答道。

“无主之田?我爷爷林忠,便是这片田地的主人,何来无主之说。”

“你爷爷林忠?林老头啊,桀桀桀,他老人家莫不是已经死了吧。”

“黑龙帮又怎会知晓,莫非,此事和他们有关。”林方心中思索了一番……

“大哥,刘大人叮嘱我们不要直接说出林忠之事……”黑龙帮头目旁的另一人小步向前,细碎地朝头目交流。

“少他妈废话,他们还能反天不成?桀桀桀!”那头目嚣张跋扈的气势更甚,让得整村人尽知晓。

“我爷爷去世的消息,你又何曾得知。难不成,是你们干的!”语罢,林方边抄起身旁的竹棍,朝头目敲去。

黑龙帮头目见林方冲来,随即运转体源之气从内而出,挥舞狼牙棒朝林方而去,一击下去,将林方震出数米开外,让得周遭的竹叶也是飞舞了起来。

“什么,四阶庶武卒!这家伙什么时候……”

没等林方反应过来,那头目又是挥舞着狼牙棒朝林方而来,速度之快,竟又让得竹叶自地而起……

“铿!”

一位执剑之人的身影出现在林方面前,手握之剑与黑龙帮头目的狼牙棒相碰,相持不下……

小说《墓中局》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墓中局》资讯列表: